樱桃app点击进入

樱桃app点击进入

   “煮烂了也能吃。”男人一点都不嫌弃,但的确是将她放开了。

   这种烟需要即使煽出去,偶尔闻一两次倒是没什么,时间久了就算不烟尘中毒,对身体多少也会有些伤害。

   封凌还知道把烟弄出去,说明她这几个月在外面一个人生活,起码知道吃饱穿暖爱惜身体。

   两只手都得了空,她赶紧又蹲下去煽着火堆上面的火,将洗干净的野菜还有袋子里装着的她自己在丛林里捡回来的各种小鸟蛋放进了锅里去煮,调料也放进去一些,不出两分钟,这一锅面就散发出了独特的香味儿。

   即使都一样是煮面,但是在这山野丛林里随便抓一把野菜抓一只鸟蛋来煮出来的面,味道肯定和平时吃的不同,味道更会格外的鲜美。

   她叫厉南衡吃面,顺便还有烤蚯蚓,见他吃的一点都不嫌弃,她自己私藏的烤蚯蚓没一会儿就被他吃了不少,碗里的面条也被他吃的干净。

   封凌一时陷入了深思。

   这男人如果只是想她了,要在她这里住个一两天也就算了,他要是真的打算在她这里陪她一起住下去,她得去挖多少蚯蚓,捡多少鸟蛋才能养得起他呀,难不成还要逼着她真的上树掏鸟窝去?

   封凌去清溪边刷了餐具和锅,又打了些清水回来,这丛林里的清溪很干净,只是水流有些湍急,每一次都会溅的她的裤子湿了大半。

   回山洞时忽然看见男人拿着她的两个扇子正在火堆边,不知道是在想什么,她只瞥了一眼,见他坐在那,估计是累了,也就没有多问,转身继续去收拾东西,再等她转回头时,看见男人将两个扇子的柄捆在了一起,然后在掌心里这样来回搓动,在火堆上边用这样的方式扇着风。

   见这样来回转动的扇法,火堆上边新飘起来的烟的确向外散的更快了,封凌说:“以前听阿K他们说过,男人天生就对动手操作方面的事情特别有兴趣,这是想给我做一个手动的鼓风机么?”

   厉南衡没说话,仍然在认真研究着那两把扇子,见他专注于两把扇子的构造,盘腿坐在那里的姿势不再像是XI基地里高高在上的厉老大,也不是厉氏的厉先生,而像是一个在归于山林之后释放于本性的大男孩儿。

   唯美森女气质白纱裙缥缈写真

   封凌的心里忽然间像是被注入了些什么柔软的东西,收拾好东西后她就这样靠在一边看着他,看着男人在那里用她这里现有的绳子,木棍,被她平时磨的很锋利的匕首,还有那两把擅自,翻来覆去的在研究。

   花了大概差不多快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山洞里的第一台“鼓风机”成功了,男人在他用木棍搭建好的小东西后边转动着同样用木棍制成的把手,只随意转动了几下,里面被固定好的两把扇子就开始有规律的对着火堆的方向转动,手上没废多少力气,扇子的风速还比手动的扇要快上几倍,这里面的烟没一会儿就都散了出去。

   见他成果还不错,封凌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只是就这样靠在旁边看着他的侧影,感觉这个本来属于她的幼年的地方忽然被这个男人占据了一个让人无法忽视的空间,她拿起一个野果擦干净,走过去递到男人嘴边。

   男人手里还在继续弄那个小“鼓风机”,张口就直接就着她的手咬了一口,然后眉头瞬间狠狠的一皱,猛地看向她,却见封凌笑的眉眼弯弯的。

   “酸吧?”她问,没再继续让他吃,拿起他刚咬了一口的野果,直接放在她自己嘴边咬了一口。

   即使是在吃这么酸的果子的时候,她也还是在笑,好像是心情很好。

   厉南衡将嘴里那一口的果肉咽了下去,被酸的眉宇一抬,放下手中的东西,再瞥了一眼她宽松的棉质长裤的裤腿:“怎么弄湿了?”

   “啊,没事,平时去清溪边的时候总是会被溅到一些水,在火堆旁边一会儿就干了。”封凌不以为意,将果子吃完后拍了拍手,也蹲下身来去拿起他刚刚做好的东西摇了几下后边简易的把手,发现真的挺好用:“可以啊,厉老大,这动手能力是真的强……”

   话还没说完,腰身忽然一紧,男人就着她这样蹲在他身边的姿势,直接将人捞进了怀里,封凌一时没稳住,直接倒坐在他腿上,男人揽住她的肩,低头就在她耳边亲了亲,意味深长的沉声在她耳边道:“我除了动手能力很强之外,其他各方面也都很强,不是很清楚?”

   封凌:“……”

   这山野丛林间,这种什么话都没有完全点破,但却无声暧昧的让人心颤的气氛,真的是让人浑身都敏感了起来。

   她赶紧在他怀里起身,蹲回到他身边去,又一脸镇定的摆弄着那个新出炉的“厉式手动鼓风机”。

   见她那板着脸的表情,厉南衡轻笑着抬起手,修长的手指在她脸颊边的发丝上拨了拨,看着她这几个月间因为没有及时出去修剪而长到几乎快要贴近脖子的头发,一边拨弄着一边笑问:“又害羞?”

   封凌的脸被他弄的有些痒,抬起手就将他的手拍开:“别闹。”

   这么一个敢在丛林里一个人生活几个月,敢与蛇虫走兽为伍的封凌,惟独在他面前才会露出这种害羞的小女人的一面,厉南衡因为她这句“别闹”而笑了,抬手在她柔软的发顶像在哄个孩子似的按了一下:“XI基地女战神封凌,脸皮这么薄,说出去谁会信?”

   封凌抬手去推开他的手,赶紧又将被他柔乱了的头发向后边拨弄了一下,再捡起地上的木棍,戳着眼前的火堆,还在想着这男人到底打算什么时候走,实在不行的话趁着外面的雨停了,她现在去找点吃的。

   “什么时候走?”想到了,她也就直接问出了口,火堆上边有着噼噼啪啪的火声。

   厉南衡看着她手上无意识的来回乱戳的动作,唇线微扬,伸手就握住她还拿着木棍的手:“还想赶我走?当我的脸皮跟一样薄?来都来了,怎么可能会走?除非也回去,否则这山洞,从今天开始就姓厉了。”

   -

   (厉二哈:爸爸们,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