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36_a2072

0036_a2072

♂? ,,

,最快更新我在女子监狱的日子最新章节!

明知道我说的是谎话,她居然如此受用,看来,大多人真的都是喜欢别人对自己恭维的。哪怕明知是假的。

“指导员,这钱我不收,我有把柄在手上,不是吗?我哪敢出去乱说,要是到时候查出来是我出去说的,再弄我进监狱我也无话可说。”我小声在她耳边说着。

她哼哼唧唧嘴里,点了点头。

看着这个灰色的监狱,我的心笼罩了一层灰。

琪琪走了,小朱也走了。

小朱走的时候,也没和我说一句什么,甚至没有给我打过什么电话。

我请假走的时候,她是下午就走的,应该是她当天早上马队长让她加入她不愿意,当天马队长就让她滚蛋,马队长当然没那个本事决定她的去留,但是马队长也只是个底下跑腿的,至于是谁让小朱滚蛋,我也不知道到底是康指导员和监区长或者甚至是监狱高层。

监狱高层,那贺芷灵也有份吗?

如果没份,贺芷灵在这个方面还算是个清白的女人,但是如果她没份,那她哪来那么多钱买奥迪,买好房子住,又随手一挥借给我手术费七十八万?

妈的,所谓的这些z国的栋梁,还不如监狱里那群女犯人。

宝贝如此迷人很销魂

下班后去食堂吃饭,然后回宿舍的路上,徐男跟了过来,给我一章折好的纸条。

我问是什么。

“那天小朱走的时候,留了这一张纸条给我,让我交给,我一直忘了。”

我拿了过来,可能是小朱写给我的留言吧。

“那个事想得怎么样?”徐男问我。

“哦,我不知道是什么事。”我看着徐男。

“指导员不是找谈了吗,她要怎么样?还是要坚持走人吗?”徐男一个劲的问。

“谈了,指导员也说了,我今天什么事也不知道。”

徐男这算明白了指导员可以允许我不加入,但也留我在这里。

我说:“我也有把柄在她手上,如果我出去说,她也可以整死我。”

徐男不说话了,两人默默走向宿舍楼。

回到宿舍,我打开纸条,里面只写了一个手机号码。

这应该是小朱的手机号。

小朱啊小朱,也走了啊。

胸脯大大的小朱,我以后再也享受不到了。

睡着后,做了个梦,我被一群人拿着刀追杀,使劲的逃使劲的逃,一抬眼,看到一个高大的城堡,我什么也不想就逃入高大的城堡中,关上了门,我松了一口气,转身后,却看到一个个魔鬼从这个荒凉的城堡中冲向我。

我从梦中吓醒过来。

擦着冷汗,这个梦怎么那么真,就像刚刚是真的发生一样。

喝了杯水,躺下来。

我想到了现在的境况,这个梦不就是现在自己的处境吗。

刚开始进来监狱上班的时候,觉得这里还是挺美好的,可现在越发的觉得,我是在一个鬼魅魍魉横行的城堡中发着美梦,哪天就不知道自己会被吃掉。

我想着如何要能离开这里,康云这么缠着我不让我走,我已经被她牢牢按在这里,而且,我如果走了,屈大姐的死这一页,也就这么翻过去了。这些真正的凶手,也不会得到应该得到的惩罚。

b监区的女犯人们在生产车间劳动,今天要干织毛衣的事。

这些都是监狱领导跟一些制衣厂揽下来的活,想不到这些漂亮的毛衣出自于女犯人的手。

监狱跟制衣厂揽活,制衣厂出毛线等材料,监狱出人力,制衣厂的人工成本比外面招的工人低,监狱的女犯人也有事干,制衣厂和监狱都有钱赚,女犯人通过劳动消掉时间还能争取早日出狱,三赢。

我在生产车间里走着看女犯人织毛衣,b监区对我已经见惯不怪。

我监看我的她们忙她们的。

但我还是看到很多看我的时候饥渴的目光,骆宜嘉就是一个。

只不过被我打过之后,她在我面前老实了很多,再不敢造次。

走到角落丁琼和薛羽眉那里,丁琼抬起脸看看我露出个笑容,然后低着头忙她的事。

我知道薛羽眉知道屈大姐的真实死因,还有我不知道的薛羽眉她们都知道,只是我怎么问,她都不愿意告诉我。

我停在薛羽眉身旁的时候,她仿佛就知道我走到了她身旁,尽管她是低着头织毛衣不看我。

我要转身的时候,薛羽眉突然开口:“我有事想跟聊聊。”

我站住,看她,她还是低着头,好像不是跟我说话,我不说话,她又说道:“聊聊吧。”

“哦,好。”

“卫生间外面。”她说。

我走去了卫生间的外面,薛羽眉举手要求上厕所,管教同意,于是丁琼和一个女犯人陪着薛羽眉去了卫生间。

牢里一般都是三人行动,一人出事,另外两人连带责任,监室遭殃。

薛羽眉让丁琼和另一个女犯人进卫生间,她停下来,拉着我到了角落一个地方。

“那是的两个手下?”我问。

她笑了一下,顾盼流转,眉目嫣然。

“找我什么事?”我问道。

“我能找什么事?”

“疯了!上次和独处的事,本来什么事都没有,但都已经让我被人拿来要挟了。”

“怕什么张管教,这里的摄像头,在哪里我都知道。”

“这么说,上次那个摄像头也知道?知道我们被录了下来吗?”

我说:“好了,我问正经事,那个,屈大姐怎么怎么死的是知道的,对吧。”

“张管教,这里不是该来的地方。别再问了,会害死我,更会害死。”

“好,我不问这个了。”我顿觉自己多嘴,本来说好不该问的,这些事偷偷查就行。

薛羽眉温柔道:“离开这里吧,这里不是该来的地方。这里的复杂,超过的想象,会被人害死。”

我沉默着,喘气。

过了一会儿,她说该走了,不然会有人怀疑。

我说道:“我知道这里复杂,可我现在要走也走不了了。”

薛羽眉说:“现在不走,以后会被拖进去陷得更深。”

“都知道什么?”我问。

“这些人做的什么,我基本都知道。”她惨笑了一下,“别再说了,也别再留下来,走吧离开这里。走的时候,把这里忘得干干净净,包括我。”

薛羽眉说的很对,我留下来,只会被拖进去陷得更深,可我还天真的想,只要我守住自己,不收脏钱,不做违法事情,我就不信她们怎么奈何我。

“以前不是不干活的吗?”我突然想到,以前的薛羽眉都不干活,因为她说过,反正几十年,累死累活的提前出去对她作用不大。

她的眼角渗出眼泪:“我不想老死在这里。”

然后狠心似的一抹,急急地进了卫生间方便,接着跟着外面等的丁琼和另个女犯人出去了。

周末我出去后,先给家人打了个电话,得知父亲和大姐恢复得很好,我也就安心了,我让他们先把该还的钱都还了,之后的我们一家人再慢慢挣钱一点一点还,他们叮嘱了我一番天气变冷注意身体,然后挂了电话,可怜天下父母心。

照着计划好的单子上把该还钱的亲属好友一个一个打电话过去问账号,然后找银行一个一个的打钱。然后给他们发信息表示感谢告知还钱数额。

借款的事情,只能一步一步来,急不来。

忙完了这些,接着是给恩人王普打电话,这家伙又是在忙,忙得不可开交,让我自己找事干去。

我原本是想今天请监区同事帮助过我的她们吃个饭,无奈她们都推脱有事不来,我想,原因一个呢是她们觉得让我这个遭受家庭灾难的人请她们吃饭她们过意不去,另一个呢就是出来太麻烦。

我给贺芷灵发了一条信息,告诉她我医疗费花了七十八万,那个借据要重新写一张。

等了好久她都不回信息,给她打电话她都不接。

这都什么意思呢?

手机里好多条信息未读提示,很多条都是琪琪给我发的,我原本不打算今天找她的,当断不断必受其乱。

可是看到她那么多说想我的信息,觉得她也挺可怜,特别是那小白兔样可怜兮兮的。可是啊,我知道,我和她之间啊,相差太远了啊,我们好像,在苟延残喘的谈着,但这并不是爱,这好像只为了一时之乐而相互的在一起玩。

爱情是两个人相互喜欢有想要在一起一辈子的冲动,较为感性,也是婚姻的基础,婚姻是维系感情的筹码,和爱情不同,这需要理性面对,爱情和婚姻是两码事,后者会为柴米油盐为孩子上学为家庭琐碎操心,爱情容易被争执打碎,相对婚姻会比较牢固,毕竟大家是下了决心在一起也成熟能够包容对方了。

只是作为穷小子的我,大概连和李琪琪谈婚论嫁的资格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