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72_a2047

0572_a2047

   *** 心中权衡了一下利弊,帝九阙心中再不爽,也只能微微侧开身子,让云轻言过去。

   云轻言对自家人的重视他看在眼里,虽然心中恼怒那么多人在她心中地位高于他,但帝九阙也摸清了云轻言的脾气,家人,在她心中比什么都重要。

   他不喜欢那剑神谷血脉,不过,他也不能出手,那样做,只会让家伙和他的关系越来越差。

   帝九阙俊美的脸上露出不爽,凤眸轻眯,总有一天,他在她心中,一定会比那家伙高!

   见帝九阙这次这么快就让步了,云轻言惊讶之余又微微松了一气。

   是她的错觉吗?突然觉得帝九阙脾气变好了许多?

   “广寒哥!”来到广寒的房门前,云轻言敲了敲门。

   云老爷子有早朝,一早上就匆匆出去了,到现在还没回来。

   留在云家中的,除了云家的侍卫奴仆以及武院里的云义等人,就只剩下云轻言和广寒两个主人了。

   “进来吧。”青年音质微冷的声音从门内传来。

   云轻言推门而进,发现广寒一如昨日般,已经起身靠在了床头。

   他的精气神好了不少,脸上也不见之前的孱弱苍白了,恢复了几分正常的颜色,眉宇间一片生气。

   与你一起的时光室内居家少女治愈养眼写真

   墨发散落,寒眸凌厉,又是那个一剑惊寒、惊艳绝世的青年。

   云轻言笑着端着食盅进去,“广寒哥,我给你熬了药粥,对你康复有益,趁热喝吧。”

   令人食欲大开的粥香在空中飘荡,不止是广寒,就连一向只爱吃肉的风翼青狼王也被引诱地抬起了狼头,眼中露出来了丝渴望的目光。

   广寒看了眼云轻言端着的食盅,面目柔和。

   然而在触及到门不远处,臭着一张脸面色阴沉、敌意四射的少年时,广寒顿时冷冷地皱了皱眉。

   相看两相厌,不过如此。

   冷峻的脸上浮起一丝不可捕捉的神色,广寒犀利冰寒地扫了一眼帝九阙后,伸手要接过食盅。

   然而,在抬起手的那一刻,似乎牵动了胸前的伤,青年冷峻的眉头一皱,抿了抿唇。

   胸前,那被纱布包裹的纵横伤痕,隐隐渗出血迹。

   “广寒哥?”云轻言赶紧将食盅放在一旁的桌上,扶住广寒让他不要乱动。

   她眉头几乎拧成了一团,广寒的伤,还是这么严重?

   原以为,有她的特质金疮药加上她昨晚的蕴养,广寒已经可以轻微活动了呢。

   缩了形态,趴伏在床内侧的风翼青狼王抬起一双苍翠的狼瞳,无语地看了自家主人一眼,又默默地垂首,将硕大的狼头伏在自己的前爪上。

   “你不要动了,我来喂你吧。

   等用完早膳,我再帮你换药。”担心广寒行动再次牵扯到伤,云轻言扶好广寒后,叮嘱道。

   广寒清冽漆黑的眸子快速闪过一道光,微微颔首,“拜托轻言了。”

   “什么拜托不拜托的?在我心底,照顾你天经地义。”想到广寒拼着一身重伤赶来云家,不惜发动那么大范围的剑技,只为了保护她不受伤,云轻言目光清澈灵动,泛着暖色。

   ,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