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6_a2051

1236_a2051

   ♂? ,,

   “这应该是第一次踏足华夏这块土地吧?”

   两个穿着休闲装的金发青年缓缓走出机场,他们拥有着顶尖男模的身子板,配合那让人看一眼就如浴春风的微笑,立刻吸引了周边大量的女性。

   另一个青年正要搭话,这时,他们面前出现了一个人影。

   “好,请问们是第一次来华夏吗?”

   一个看上去有点姿色的女孩,略显害羞的走到这两个青年面前,她的外语发音相当标准。在她旁边,还有着三五个姿色不一的女孩子。

   “好,我跟朋友是第一次来,我叫克拉森,他叫艾里克尔。”克拉森微笑道:“我们来自英伦,这次是来华夏旅游的。”

   “这样呀,那们有向导吗?”这个女孩深吸一口气,笑道:“我姓苏,叫苏欣。”

   “没有。”克拉森依旧展示着迷人的微笑:“不知道美丽的苏欣小姐,愿不愿带我们领略华夏的美景?”

   “可以呀。”苏欣立刻点头。

   克拉森跟艾里克尔很快就跟苏欣等女打成一片,他们举止优雅,谈吐风趣,时不时总会把几个女孩子逗得花枝招展。

   很快,他们一行人的身影就消失在了机场。

   清纯长发美女午后拥抱阳光

   “停!”

   会议室里,厉鸿途大喊一声。

   看着画面定格在克拉森与艾里克尔离开机场的背影,厉鸿途望向一旁的申屠英跟余见愁:“没错吧?”

   “没错。”申屠英点了点头:“确实是这两个棘手的家伙。”

   “真没想到那件事传播的速度这么惊人,看来那小子这次惹出来的风波可着实不小呀。”话是这么说,可余见愁脸上没有丝毫的担忧,反而悠哉悠哉的:“如今,世界各国都知道咱们华夏出了一个绝世天才,之前已经有十几波人现身华夏了。”

   “我们要不要做点什么?”申屠英皱了皱眉:“他们可都不是普通人。”

   “他们都是通过官方程序入境的,从原则上讲,我们没理由驱逐他们,而且这些人大多有着背景,一旦这么做,势必会遭到各国的舆论谴责。”

   厉鸿途摇了摇头,作为军九处的军师,在大问题上,一直都是他拿主意:“而且,这些人尽管被各国政府注意,但因为没有任何犯罪记录,至少表面看上去很清白,我们只能把他们当作普通游客对待。”

   “唉…一想到这么多狠角出现在华夏,我就寝食难安。”申屠英叹了叹,他也明白厉鸿途的意思。

   “眼下我们首要的任务,就是确保杨宁那些亲朋好友的安,防止这些家伙暗中作怪。”余见愁开口道:“至于那小子,就不用操心了。”

   “也对,说起来,这小子确实挺给咱们涨脸的,如今闹得沸沸扬扬,相信之后还会陆续出现更多的狠角,我们都得把准备工作做好,一旦这些人失控,就立刻进行回击。”申屠英也笑了笑。

   距离三角区轰杀赫塞、洛斯里这件事,已经过去半个月了。

   而就在一个星期前,王者殿堂忽然调整了王者榜,原本名次排在十五位的菲尔金森,竟然被一个陌生的名字给顶出榜单外!

   换句话说,作为常年霸占榜单席位的世界最强十五人,出现了一个新面孔。

   一时间,世界各地的高手部震动,但让他们大跌眼镜的是,这个新面孔,还是一个华夏人!

   开什么玩笑!

   被挤出榜单的菲尔金森当时就怒了,他背后的家族,立刻公开质疑王者殿堂的公平性,对于一个名不经传的小子,他背后的家族,压根就不觉得,这个叫杨宁的华夏小子,有挑战他们家族第一人的资格!

   可质疑归质疑,菲尔金森可不敢公然跟王者殿堂叫板,他只能承受旁人的异样目光,只身来到华夏,打算会一会这个把他挤出榜单的小子。

   原本,众人卯足了劲想要坐看王者殿堂被打脸,可让他们大跌眼镜的事情发生了,因为菲尔金森来到华夏后死活找不到杨宁,他就仗着强悍的实力压迫好几个隐武家族,甚至还残虐了不少高手,在第三天,他的面前多出一个人,这个人,仅仅一招,就把菲尔金森给废掉了!

   尽管菲尔金森背后的家族不断试图掩饰这则消息,但最后还是流传出去,一时间,整个世界的高手都沸腾了!

   而当他们知道,一招废掉菲尔金森的人并不是那个小子,而是一个看上去气质特别的中年人后,他们都有种华夏藏龙卧虎的感觉。

   这一次,王者殿堂没有调整榜单,因为他们同样震惊,甚至不知道该怎么排序,除了王者榜前五人,谁也不敢说一招能把菲尔金森给秒了,可如果要动这个榜单,那性质就会很恶劣。

   前十无庸人!

   他们可不想把前五名以外的人给得罪了!

   所以,王者殿堂不得不转移外界的注意,他们直接把杨宁推到风口浪尖上,大力鼓吹杨宁的年龄,以及不可思议的实力,甚至冠以王者榜单历史上最强新人!

   也正是这个虚名,让世界各国的年轻人部昏了头,他们都有着极强的自尊心,自负年轻一代第一人,绝不允许这个名头落在一个名不经传的小子头上,越来越多的年轻人选择现身华夏,就是想要找机会,试一试这个被王者殿堂评为史上最强新人的家伙,到底是不是名副其实!

   “哈欠!”

   “感冒了?”

   华惜芸关心的看着杨宁,眼中满是柔情。

   “最近被太多人惦记了,所以很不习惯。”杨宁揉了揉鼻子道。

   华惜芸靠在杨宁肩膀上,食指在杨宁的大腿上画着小圈圈,这一刻,女儿家的姿态一览无遗,丝毫没有人前那种雍容华贵的气度,有的,只是一个青春少女本该有的温柔。

   “我也得到消息了,听说国外来了不少人,他们都想找。”华惜芸想了想,沉吟道:“不过他们掌握的信息并不多,所以暂时还查不出是,但这些人来头背景都很深,在华夏也有相当多的人脉,我真担心他们会查到是。”

   “不碍事,这里是华夏,不是他们国家,不可能让他们为所欲为。”杨宁顿了顿,又道:“当然,如果他们真玩得太过火,我并不介意把他们通通赶出华夏。”

   华惜芸没有就这个话题深入聊下去,聪慧的她很清楚什么时候该继续,什么时候该停止,一味的问长问短,是庸俗者的表现。

   “说起来,我有好几天没看到宝山了,把他藏哪去了?”华惜芸歪着头笑了笑,然后弯下腰,替安睡中踢了脚毛毯的贝贝,重新盖上毯子。

   “他一个大活人,我怎么可能…”

   “别骗我,实话说撒谎的时候真的很蹩脚。”

   看着华惜芸一脸的精灵古怪,杨宁翻了个白眼,笑道:“好吧,我带去见他,可别吃惊哟。”